首页 文化 收藏 体育 经济 旅游 科技 美食 社会 商城 论坛

活久见,喜欢宅家撸猫,诗人陆游也有这样的一面

来源于: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 2021-07-20 14:27:01

一当提起陆游,我们也许想到的是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”寄予的收复国土、光复中原之心;也许是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 寄语的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!”不畏谗毁、坚贞自守的崚嶒傲骨;也许是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中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”与斯人被迫离异之后的凄楚心境。
但是你知道吗,这样一位心怀天下、刚正不阿、爱情忠贞的陆游,居然也有“撸猫”这样岁月静好的小确幸式爱好。

 

陆游在自南宋孝宗淳熙十六年(1189年)罢官后,闲居家乡山阴农村。
南宋光宗绍熙三年(1192年)十一月四日。陆游已时年68岁,在种种复杂心境下,面对屋外风雨,他搂紧了怀中的小猫咪,作下了此诗。   
 
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(其一)
风卷江湖雨暗村,四山声作海涛翻。
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。
 
陆游的种种心情,翻译成白话就是
风卷云雨,湖波翻涌,天空里一片晦暗,四周山上,雨水倾盆,声似海涛拍岸。
溪边拾柴,点起小火,盖着毛毡也舒坦,我宅在家,也撸着猫,根本不想出门。
当然,陆游真的只是这样简单吗,当然不是!
他也作了另一首诗。
 
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(其二)
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。
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诗的大意是: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凉的乡村里,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悲哀,心中还想着替国家防卫边疆。夜将尽了,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,迷迷糊糊地梦见,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。
这两首诗都作于南宋光宗绍熙三年十一月四日,陆游一面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一面“我与狸奴不出门”,因此从对立统一的角度,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更加立体、或者说更加纠结、复杂的陆游。
《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》(其一)之中波涛汹涌之声也许是陆游在感慨时局,也许是他心中的激荡。后两句转写近处,描写其所处之境,写出陆游因天冷而不思出门:“呜呼!好冷,和猫咪一起不出门岂不妙哉!”也许是陆游在收束乱飞的思绪,放下收复中原、建功立业的豪情,嗟叹一声“人不得不服老”罢!
或者说,是撸猫在帮他排解由理想和现实之间巨大差异而带来的痛苦吧!
北窗
垂老乞骸骨,飘然辞圣朝
竹头那足用,桐尾不禁焦。
短褐缝練布,晨餐采药苗
风霜征雁路,灯火衲僧寮
陇客询安否,狸奴伴寂寥
北窗鸣落叶,愁绝夜迢迢。
 
冬日斋中即事
我老苦寂寥,谁与娱晨暮
狸奴共茵席,鹿膺随杖屦
岁薄食无余,恨使鸟雀去。
安得粟满困,作粥馈行路!
 
独酌罢夜坐
不见鞠生久,惠然相与娱。
安能论斗石,仅可具盘盂
听雨蒙僧衲,挑灯拥地炉
勿生孤寂念,道伴大狸奴
老无所依,狸猫为伴;壮志难酬,狸猫共席;寂寥晨暮,狸猫相娱。也许,这就是陆游的晚年生活吧。


 
 
 
 

关注公众号


微信公众号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