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楚网 · 旅游

在波科龙山上参观二战胜利公园,当地人评价斯大林很客观
    01-18
文/熊宗荣

在俄罗斯参观,会给你留下一个很深的印象,那就是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一部过去史,闪耀在你眼前的是一片从前的辉煌。

我们从导游口中听到最为频繁的名字是伊凡雷帝、彼得大帝、尼古拉一世、亚历山大二世和叶卡捷琳娜;领你参观得最多的地方也是沙皇宫殿、古代教堂、历史博物馆和女子修道院。就连我在大街上购买的几本印刷精良、图文并茂的中文画册,也全是介绍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文物古迹和辉煌历史。

在波科龙山上参观二战胜利公园,当地人评价斯大林很客观

莫斯科二战胜利公园方尖碑

出现这种情况,倒可以理解,因为俄罗斯目前正处在一种转折和变革时期:前70年的事情他们不愿意讲,后10年的事情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说。要讲或是要说,他们也只好重温历史上的辉煌。所以,俄罗斯人念念不忘的是怀念过去,似乎整个俄罗斯民族似乎还停滞在上几个世纪。相比之下,二战胜利公园和莫斯科的地铁还算贴近现代,因为,它们毕竟是20世纪的作品。

二战胜利公园坐落在波科龙山上,占地44.5公顷,是一个由广场、博物馆、纪念碑、露天展厅和教堂等组成的建筑群。从公园右侧通过的“战争年代”宽阔的中央大道,大道正中央矗立着一座雄伟壮观的凯旋门。凯旋门建造于1825年,高27米,是当年拿破仑从莫斯科败退后的纪念物。

在波科龙山上参观二战胜利公园,当地人评价斯大林很客观

莫斯科凯旋门

我记得,在法国旅游时,在首都巴黎也看到有一座凯旋门,与莫斯科凯旋门的建造样式完全一致,只不过巴黎这座凯旋门是拿破仑胜利的标志。两相对比,真有些滑稽,历史为拿破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!

在二战胜利公园两侧,是规模庞大的喷泉和条形花池,喷泉中不停地喷射出高高的水柱,花池里则盛开着鲜艳的一串红和黄灿灿的金簪菊。公园中间则是广场,由5级梯形组成,一级比一级高,每级正中间有一处花岗岩石台,上面刻1941年到1945年的年号,5级梯形组成了一个完整且规模宏大的辽阔广场。广场最后一部分是1995年建成的二战胜利纪念博物馆。

在波科龙山上参观二战胜利公园,当地人评价斯大林很客观

莫斯科二战胜利公园

博物馆的建筑格局成弧形,建筑正中间上部为厚重的圆顶,两端各有一尊身骑战马、手持利剑的武士塑像;博物馆里则陈列着二战时期波澜壮阔的战史和缴获的各种战利品。

博物馆前面宽阔的广场中央,有一座人工堆积的小山,在小山顶上,高高地矗立着二战胜利纪念碑,碑高141.8米,寓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共用了1418天。纪念碑像一把直刺云天的方形利剑,由青铜铸就,两面是浮雕图案,顶部高悬着胜利女神妮卡的雕像;碑前有一尊青铜铸成的战神,战神骑在高头大马上,手持长矛,刺向一头怪兽的头部。

过去,阅兵一直在红场。但因红场面积太窄,只能举行小规模的阅兵,自建了胜利广场,大规模的阅兵仪式便在这里举行。平时,这里便是市民及外来游客游览的场所。

我们参观的那天,正是周末,广场上游人如云,纷纷在喷泉边、花池旁和高耸入云的纪念碑下取景拍照。

过去,我总以为俄罗斯人普遍对斯大林怀有刻骨仇恨,但几天来与俄罗斯人深入接触,其实并不如此,因为他们对斯大林的功过还是能做到“一分为二”的。

在波科龙山上参观二战胜利公园,当地人评价斯大林很客观

与俄罗斯导游费婷小姐合影

导游费婷小姐说过一句比较朴实的话:“斯大林与伊凡雷帝一样,为俄罗斯做过很大贡献,缺点是杀人太多。”后来的几位导游也先后提到过斯大林的功绩,比如斯大林领导的卫国战争,打败了德国法西斯,保卫了俄罗斯;战后,亲自领导兴建了八大建筑,至今仍是莫斯科城市的标志和骄傲:领导人民兴建“引水工程”,把伏尔加河河水引到莫斯科河,使莫斯科河成为永不干涸的河流。特别是战后,斯大林利用德国战俘作劳力修建的“斯大林式公寓”,使成千上万的人有了住房,包括否定斯大林的赫鲁晓夫和勃烈日涅夫等领导人都曾在这里居住,直到现在,这些公寓仍是莫斯科最坚固、最宽敞和最漂亮的住房。

我以为,最让俄罗斯人引以为傲的应该是莫斯科的地铁,那是斯大林亲手立下的一块永不消失的丰碑。莫斯科地铁于1935年5月15日开始运行,是世界上最早兴建的地铁之一。当时只有一条线,13个车站,后来,又经过半个世纪扩建,莫斯科地铁已有11条线,200多个站,260多公里长。据不完全统计,莫斯科地铁每天运载量达1000万人次以上,超过了莫斯科居民总量,成为世界上运载量最大,同时是利用率最高的地铁。

为亲身体验一下莫斯科地铁,费婷小姐带领我们来到地铁站,并乘坐了两站。莫斯科地铁功能不仅限于交通,还集防空、商业、建筑艺术、雕塑艺术和绘画艺术于一体。

在波科龙山上参观二战胜利公园,当地人评价斯大林很客观

莫斯科地铁

莫斯科地铁共3层,每层都有斜坡式电梯,最深处离地面60米;地铁为双向式,一侧向左开,一侧向右开,中间是宽阔的平台,有高大的弧形门洞相连。弧形门洞两侧,全是形象逼真、栩栩如生、工艺精湛的雕塑;地铁内墙壁上,也有许多精美的艺术绘画;地铁上方为圆顶,吊挂着样式华美的灯具。正因为那些雕塑、绘画和灯具,把莫斯科整个地铁空间装饰得五彩缤纷、富丽堂皇,目不暇接之间,看上去更是让人眼花缭乱,似乎走进的不是地铁,而是一座艺术宫殿。

莫斯科人不仅穿戴整齐、举止文明,而且还很有修养,所以在地铁里没有人大声喧哗,显得很安静;进出站时,一定会按先后顺序排队,从不拥挤,显得颇有风度;让人意外的是,在莫斯科地铁站里还有报摊,许多人乘地铁时,都会手持一份报纸静静地翻阅。

走出地铁站,我看见有几位老太太颤巍巍地站在街旁,手捧一颗大白菜,等待人购买。这时,我才想起这几天进餐时,很少看到餐桌上有新鲜蔬菜,就是在海参崴的中国餐馆就餐,蔬菜也全是从中国运来的。其实,莫斯科郊外就有空旷辽阔的大片沃土,但未看到一处蔬菜基地,更没有像我国城镇郊区那样大规模的蔬菜大棚。

俄罗斯人啊!他们放着大片沃土,却不事稼穑;他们尽管活得潇洒,却过着极其清淡的日子,又是何苦呢?

分享到
回到首页